长歌不散

他们最后消失在了时间的洪流里。
高挂qq:2380345766

© 长歌不散

Powered by LOFTER

【邱蔡】指尖霜(粉墨番外车屏蔽补档)

“你的指尖,沾染着我眷恋着的霜。”
粉墨登场番外
灵感源自你是什么做成的那个测试
邱:文字、子弹和所有美好的东西
蔡:眼泪、本子和所有好玩的东西
————————————————————
微博地址:刚才被屏蔽!点我上车,喜欢的话,记得留下小红心小蓝手
外链:微博没有的话看看这个行不行x
————————————————————
枪声停了。
硝烟里有浓浓的血腥味。
邱居新轻轻撩起头发,收了枪,向蔡居诚走去。
他看到了蔡居诚苍白的脸和脸上淌下的汗水。
“师兄,结束了。”
蔡居诚长舒了一口气,靠着青色的墙壁,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我杀了他…”
他小声呢喃着,苦涩的液体流进了口中。
眼泪是咸的。
邱居新搂住了他的师兄缓缓地亲在额头上,再吻去眼泪,吻上眼角唇瓣。
殷红的唇被蹂躏得艳丽,灵巧的舌被搅得迷乱,暧昧的银丝被拉得很长。
津液在彼此唇齿间交换,带着甘甜与苦涩,也不知是谁先撬开了谁的齿关。
他们忘情地吻着,忘记了这里曾也是战场,是他们战斗过的战场。
持续了那么多年的战争终于伴着眼泪与子弹而结束。
曾经错过的、曾经丢失的还好都被他们拾起、捡回,雕琢成最珍贵的记忆。
而这也让他们明白,爱从来都是让人变得勇敢和耀眼,而不是委屈和隐瞒。

那晚的月色很美。

刚才被屏蔽!点我上车,喜欢的话,记得留下小红心小蓝手

心头血点在指尖霜上。
眼泪消失在子弹中。
指尖沾染着彼此眷恋着的霜。
他们是彼此心尖上的月光。

————————————————————
迟来的更新
是车
肩膀疼
匿了 复习期中考试去了
别忘了小红心小蓝手
爱你们呦

虽然我写了文
但我真的不想敲了
我 在思考 直接发照片 你们看懂我写的字儿的可能性

因为名字太难听想删号退圈
狗一阵开小号回来…
但我不敢…

我姓张,吴邪的张。

蔡居诚看到了萧居棠给他发的链接。

“请列表cv读一读这首词”
什么仇恨的读“念奴娇·赤壁怀古”
可爱的读“作者苏轼”
妖娆的读“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balabala。

行吧。
他向恶势力低头还不行吗?他可不想看见自己的邱蔡本重出江湖。
最后那句“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读的他想起了当年上学被邱居新压着背笔记的日子。
娘的!欺负老子学文的!
你学理照样头发不是大把大把的掉?

于是第二天,他看到了萧居棠写的邱蔡新本子。
《学文师兄爱上我之一樽还酹江月》

刚才南风艾特我邀我填写手调查问卷呀
那么我来回答这些问题
1.关于笔名何来源
答:以前贴吧是“未央微凉”,取自未央宫。
现在是“长歌不散”&“一光年外”
长歌不散是随手打出来的
一光年外是因为觉得自己的梦想仿佛在一光年外
2.关于写作时间
答:小学二年级级到现在。现在高二。
3.关于目前大概写了多少字
答:加上丢了的手稿、贴吧里的和lofter里的
我觉得得有小一百万字(但时至今日还是个辣鸡)
4.关于当时为什么成为写手和为什么现在依旧是写手
答:当时是因为兴趣。现在是因为既不会画画还不好看。
5.关于第一次写文
答:马猴烧酒了解一下?二年级。
黑历史不说了。
6.关于当时的作品现在读的感受
答:黑历史不说了。我死了。这是我妹写的跟我没关系。
7.关于现在写的是同人还是原创
答:原创在写,除了我自己之外谁都没看过。同人发在lof上,车在微博上。
8.关于喜欢写什么类型的CP
答:好吃的、既能甜又能虐的
9.关于最喜欢的是哪一对,为他们写过什么
答:爱过的太多了,写过的太多了。
现在主要是邱蔡盾冬锤基(埃毒,p都没写)
写过啥?见lof
10.关于自己文风
答:沙雕、鸽子王
11.关于最喜欢的作者
答:一大堆…数不过来 喜欢的太多 没有“最”
12.关于平时会不会花时间看别人作品
答:会。除了学习看电影逛展子逛街,基本上都在看别人的作品。
13.关于模仿过别人的文风么
答:没有。除非你说我写古文和诗词魔方古人文风(……)
14.关于码字儿效率更新频率
答:快的时候日更,慢的时候就咕咕咕
15.关于创作有无特别癖好
答:想让他cp下来换我上
16.关于灵感枯竭怎么办
答:凉拌吧…找人聊天,咕咕咕!
17.关于更喜欢创作什么题材作品
答:蒸汽朋克、赛博朋克、古风、现代
18.关于当写手最开心的事情是
答:能跟别人一起分享糖和刀
19.关于自己作品最大问题
答:没大纲,老挖坑填不完,咕咕咕
20.关于自己最满意的一段作品
答:1551并没有呜呜呜呜呜哭哭
21.关于写过h么
答:…废话呀!你看我的《记一次摄影》了吗?!我hshzhwjgsuzhgsuaak语无伦次
22.关于坑品
答:唔…嘻嘻…我…嗯……啊…你……不要!啊…不要…不要问了……
23.关于遇到过瓶颈么、想过要放弃吗、什么支持我继续创作
答:遇到过,想过,没有生活来源&不会画画支持我写了下去
24.关于自己觉得写作最重要的是
答:想要传递给读者的东西
25.关于创作很久之后自己是否有变化
答:有吧…可能更深刻也在某些事情上更沉默,有些事情上更激动了
26.关于会不会检查自己文章,会不会完结重修
答:必须。要不然对不起读者。
27.关于创作最反感的事情
答:自己没有思路了…
28.关于对未来的创作计划
答:成名,进漫威编辑部,写剧本和脚本
29.最后给自己写一段话
答:enmmmm要坚持 不要放弃。想发刀就发刀,想发糖就发糖。你要一直写下去。
30.艾特好友继续
@一瓶浑水  @桑铭铭  @咸鱼忘忧 @谢衔  就这几个吧

“你是何居心?”
“师兄我是邱居新…”
邱居新委屈巴巴的抱着师兄,亲到了一半才说到。

“从前,现在,以后,我爱着蔡居诚。”邱居新微垂眼帘,“只可惜,他不曾知道。”
他轻轻笑了一下,似乎又没有笑,只有一双眼睛呆呆着看着面前的酒杯和酒杯前的人。
“他走了,没有回来。他去了中原,去了点香阁,去了别的地方,娶了亲,活着,又或者死了,唯有我不知。”
“那你知道他爱过你么?”
“不知。”

蔡居诚举起酒杯,手臂勾住邱居新的手臂,饮下面前邱居新递过来的酒,“傻子。”
眼泪顺着脸颊流下。
“傻子。”
“傻子。”
红罗帐,青丝缠,鸳鸯交颈。
“你知不知道,蔡居诚也爱你。”

“只怕是梦。”
“不是梦啊。”

“我爱你。”
“我爱你。”
——————————
很意识 的复健  我觉得很甜

我跟你们讲
埃毒是真的好吃
甚至比盾冬锤基虫绿都好吃

【邱蔡】武当双侠传·1

可能会坑。没啥包袱的评书。 全是我瞎瘠薄写的。
————————————
第一回

咿呀呀!
三尺长剑走生死,一生岁月闯四方。
试问武当谁如是,且看邱蔡少年郎!

这大荔年间,有一座武当山凭空出现,山上更是人才辈出。
从掌门到弟子各个不差。
什么妙手书生郑居和、仙鹤郎君蔡居诚、冷面小飞龙邱居新、桃花小道宋居亦、武当笑笑生萧居棠,诸如此类江湖上有名的少侠都是从武当山上下来的。他们还自称为“武当F5”。
其他的人我们先暂且不提,就说这蔡居诚邱居新,就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是人长得也俊是武艺也高强,单是他俩的传奇故事,足够您听个三天三夜,还是连删带减的。

这蔡居诚,一张端好的小脸,雪白的似纸,斜挑向上的剑眉直入鬓角,一双凤眼倒比一般人的偏大,眸中是闪闪的寒光,眼中是烁烁的英气。挺俏的鼻,不大的嘴,说他是从画里走来的可真不是夸张了。
而他那便宜师弟,邱居新,一张冷冷的面孔,是菩萨见到他也要冷上三分,这眉又黑又直,只透着无比的清冷,可他又偏巧长了双桃花眼,眼里又偏巧是无情与深情。鼻若悬胆,唇红齿白,一看就是江湖少年才俊,英姿飒飒。

可你说这事儿巧不巧,这两人本就不该是师兄弟,可这偏巧成了师兄弟。
怎么说呢?
这蔡居诚是武当掌门——清风道人萧疏寒从后山抱回来的孩子,原本是想留着给自己和他爱人震寒侠楚遗风当儿子不学拳脚功夫学文化入朝为官的,结果一问这小孩,孩子反倒想学学武艺给他爹娘报仇。没过两年,萧疏寒又从后山捡到一个根骨奇佳的孩子 就是那邱居新,心里看的欢喜就给蔡居诚和邱居新定了门娃娃亲。
说来也怪,打小这邱居新就谁都不亲近,就亲近这蔡居诚,天天缠着他师兄,学这学那,还溜下山,三天两头的给他师兄买桂花糕和糖葫芦。
真是人小鬼大,从小就会讨老婆开心。
可谁知这世事无常,蔡居诚琢磨着他学艺学的也差不多了就想下山给他亲爹报仇,可这报仇也不是说报就能报的。
他想着还不得找个帮手?
思来想去就寻思到了邱居新身上。

那天晚上,正道是月黑风高夜。
蔡居诚一个仙鹤亮翅窜起好几丈高,飞身上了屋檐,哒哒哒哒哒的沿着屋脊跑到了邱居新的屋上,他扒开瓦往里一瞅,嘿,巧了,这邱居新也没睡。
“邱居新!”蔡居诚掐着嗓子往里递话。
“嗯?师兄?”邱居新抬眼看是师兄不由得蹙眉。
“跟我下山!给我爹报仇!”
“不妥。”
“小兔崽子白养你这么大要你何用?”
“做夫妻。”
“我可去你的封建礼数吧,咱俩都是男的,公的,雄的,师父定的亲不算数。你爱去不去,不去我就走了。”
“等等。”
这蔡居诚一看不由得笑了笑,心里暗道这师弟还得听他的,不料眼前是寒光一闪。
“大胆贼子还不下房投降?!”
这一嗓子喊的蔡居诚心里一惊,下一秒是一根细剑已经递到了他的身侧,作势就要砍了上去。
“啊呀呀!”蔡居诚惊呼一声反手就是一掌拍了出去……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你就是邱居新?”
眉眼张扬,眼梢上挑,面庞中是年少的意气风发。
“嗯。蔡居诚?”
沉稳老练,垂眸蹙眉,神色间是冰融雪化后依旧残存的冷意。
东楼西楼的老大终于碰上面了。
文理分科之前,这两位一个年级第一,一个年级第二。分了科之后又各占鳌头。
鼻尖近乎相触,呼吸就缠在一起。
“跳一个?”
“嗯。”
圣诞舞会,灯火相错,女孩儿们纷纷举起手机,照下这一幕。
东楼老大邱居新搂着西楼老大蔡居诚的腰,在人群中起舞。
蔡居诚偏巧不会女步,只低头看脚。
“师兄,抬头看我。”
“滚…看你我怕踩死你。”
“嗯?”
“他们还以为咱俩是死对头,啧啧啧。对了,数学卷子回头传我一份。”
“好。”
老师走了,音乐由舒缓变得劲爆。
“旁友们!蹦迪吧!”
————————————
真人真事。
高一去外校圣诞舞会,然后我们学校去的部长副部长俩男孩儿一起跳舞。
之后我初中同学,一个男生请我跳舞。我俩算是有点仇吧(…他当年天天起我外号之后跟我比学习成绩?虽然他赢了吧…)
他跟我说别光看脚下,看着他,我说怕把他给踩死。
他朋友一边笑一边给我俩拍照(…)
然后我管他要的数学卷子他到现在还没有给我。
他们学生会主席贼社会,老师一走就调音乐,自己上台变DJ,大喊同志们我们去蹦迪!

【邱蔡】往事酒·2

一、、水的赛博设定
@谢衔 看!赛博这篇我更新啦!
————————————
02
灰白的烟雾弥漫整个城市。
不同型号的机器人在路边捡走那些睡倒在地的酒鬼,清理着一夜狂欢的人们残留下来的垃圾,朝高墙边缘运去。
在这里,一切没用的人和物品都没有了存在的意义和价值。
城中的那个人说过,他们不养废人。

蔡居诚光着脚,对着落地显示器,朝屏幕外的或人或机器举杯,喝了一口手里高脚杯中的葡萄酒。
“拉菲庄园,大寒流以前,公元2009年的货色,”他抿着嘴,品着醇香的酒,“可惜了,被你糟蹋了。”
邱居新看着眼前的人,不由皱了皱眉。
“你说你不记得我了,”蔡居诚晃了晃酒杯,“这无所谓,”他喝了一口,“可你不能不让我碰酒啊。”
“…”
邱居新冰冷的脸庞上没有流露过多的表情,但他眼中却是无数滚动的数据。
从出生到死亡,从薛定谔的猫到苏格兰山羊,从球状闪电到火星生命活动,邱居新思考了无数种可能来说服自己对眼前的“蔡居诚”,这个疑似自己先前恋人的人,枪口相向,却最终无济于事。
他发现自己做不到。
这具身体像是有他本能的反应一般,拒绝着一切他以“伤害蔡居诚”为目的的行为。
显示器外,一切的醉汉被搬运走了。
“你知道消除计划吗?”蔡居诚耸了耸肩,转过身,盯着邱居新的眼睛,“别撒谎,看着我。”
不受控制的,邱居新本能的看进蔡居诚的眼睛,“知道,Darcy负责。”
蔡居诚揉了揉眉心,“怪了,按理说…”
他忽然闭嘴了,“混蛋!合着先前你一直骗我说你不知道啊?”
邱居新只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就低下头不再做声。
“滚滚滚!今晚你去睡沙发!哼。”蔡居诚双臂环在胸前,神情冷硬。
他愣了几秒见邱居新没有反应,这才想起来邱居新早就把他忘了。
“…白眼狼。”小声嘀咕着,蔡居诚转身出了门,“敢把我忘了。”

撕开虚拟投影,蔡居诚的脸上染上了淡淡的光,或粉或黄,或紫或绿。
晕染开的光在下一秒消散,跟随着虚拟投影向更远的地方奔去。
航控器依旧悬停在空中。
蔡居诚抬头看着灰白的天空和远处的高墙,嘴角勾勒出一抹嘲讽。
在这里活着,人与其说是人,不如说是机器。
他们分毫无差的按照轨迹活着,一切都被限制,像是远古的提丝玩偶一般,被操纵、被掌控。
他曾渴望过逃离,却始终无法越过那道高墙。
可真相是剥离开血肉模糊的证据后呈现的最现实的痛。
他无法逃离这些操控。

年轻的女子抱着孩子走在鞋印交错的满是泥泞的小径上,她冻红了胳膊,时不时回头张望,眼中是恐惧。她企图在清除计划的灾厄降临到她身上之前逃离这片充满丑恶的土地,可却无济于事。
机械铁蹄轰鸣着驶过城市的大街,衣着考究的男男女女在铁罐里的迷醉灯光下通过显示器肆意嘲笑等待着被抹去的人。他们纠缠着彼此的身体,举起酒杯,碰撞,灌下了一口又一口的香槟。
蔡居诚拉起帽衫上的帽子,抽了根烟,吐出一圈白雾。
他指节发白,有些颤抖。

邱居新系好了领结,朝显示器敬了个军礼。
他面前虚幻的数据逐渐形成了那位先生的模样。
白发。黑眼。长衫。
“萧先生,”他轻轻开口,“我还是拒绝协助执行「清除计划」。”
萧疏寒的虚拟影像只微微阖眸,“你还是考虑清楚再说吧。”
邱居新眸色沉了沉。
他想起那个梦。
看不清样貌的男人坐在他下面的某一处,他的十指纠缠着那个人的黑发,可那个人却不断的下沉,仿佛下沉到了坟墓中一般。
“还有蔡居诚回来了,”萧疏寒微微一笑,“他会继续指导你工作。”

想说评书想说相声了。
(什么沙雕)

【邱蔡】爱火

随便写写 我也不知道我了啥 总之是甜的
复健
————————
“邱居新!”蔡居诚拿着水果刀对着心脏,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掉,“你滚!”
邱居新往前走了一步,可那水果刀却朝心窝处又近了几寸。
“你从来爱的都不是我,”他听着蔡居诚声嘶力竭的哭腔,“你爱的是你记忆里的那个人!”
“可我怎么也不会成为那个蔡居诚的!”
“你滚!”

窗外是阴沉的天空。
浓云遮着太阳,只剩了一抹光晕。
邱居新垂眸,冰冷的脸上是隐约可见的麻木。
他像孤魂野鬼般的走去,关了屋门。
屋里传来了一声巨响。
他忙推开门,却看到蔡居诚跪在地板上放声大哭。

师兄还是老样子。
带着鹤的风姿,却被折了双翼。

“你滚啊!有多远滚多远!”
蔡居诚捶着邱居新箍着他的手臂却只把自己的手捶得发麻。
“你是得道上仙,我就是个凡夫俗子,你放开我!”
“不放。我抱住师兄了。”
“哈哈哈啊我就该知道,你心里只有你那个师兄,从来都没有过我!”

“好!过了!”常歌看着摄影机,“演员休息吧。”
蔡居诚这才破涕为笑,“妈的,辣椒水什么玩意儿,老子要…”
结果就被一个吻堵住。
“邱居新…里系不系有病,”蔡居诚趴在他怀里,“写个剧本用真实姓名真实故事…”
邱居新笑了笑,抱紧了他,“都过去了,师兄,我们…”
回应他的是另一个吻。
“我爱你。”
“我爱你。”

【邱蔡】粉墨登场·拾(含车)

民国 军人邱x戏子蔡
h01 h02  h03(车)  h04  h05  h06(肉渣)
h07(车)   h08   h09
————————————————
10

“可怜负弩充前阵
历尽风霜万苦辛
饥寒饱暖无人问
独自眠餐独自行
可曾身体蒙伤损
是否烽烟屡受惊
细思往事心犹恨
……”

“听说了么?这蔡老板自打投奔了立民军,就只搭了个戏台子。”
“啧,他这又是靠…”戏园子里夹杂着几声听众议论,“先前,他不就是?”
“唉,可别说了,这都快演了百十来场,就唱一出《春闺梦》,这也不是我娘…”

“生把鸳鸯两下分
终朝如醉还如病
……”

“打什么仗啊,这都多少年了,也不知道老婆孩子们怎么着了。”

台上戏子一袭粉衣,凤冠压在绸缎般的黑发上,施了粉黛眉目间是别样一番风情,又是佳人粉墨登场。

“苦依薰笼坐到明
去时陌上花如锦
今日楼头柳又青
可怜侬在深闺等
……”

蔡居诚无视了台下人细碎的议论与这闲言碎语,只自顾自的唱着,眼中是无限的哀怨与迷醉,真宛若自己也化为戏中张氏般,一时不知真是戏,还是戏是真。
蔡枫也不介意他唱,只要实权不落入他手,父亲还被软禁,那这战事就依旧要持续。
他别无他法只能另谋他路来煽动军心。

当年项羽,戏中的西楚霸王,如何败的?

军心涣散而已。
四面楚歌而已。

蔡居诚走进牢里,一甩长袍,冲着狱卒,轻启红唇,嫣然吐出一个字,“滚!”
那些轮值的看是蔡家小少爷来了倒也不敢怠慢,利索麻利儿的滚了出去。
嗒嗒的皮鞋声离邱居新所在的牢房越来越近,“你还不滚出来,非等着我进去?”
蔡居诚皱了皱眉,冲着牢房门口喊了一声,“脏兮兮的。”
“师兄?”邱居新唤了一声,便急急忙忙的出来,“也算是高级战犯,待遇不差。”
“哼,你说不连累我,就这么着?”蔡居诚眯了眯眼,“你当你自己还真是个人物呢?”
邱居新也不恼,只伸出手示意蔡居诚帮他解开手铐。
“师兄别气,只有这样,蔡枫才信咱们。”
语罢就是一个轻柔的吻,“唱这么多出戏,师兄累不累?”

点我刷卡上车。

随便发几张图纪念一下我崴脚的一天。
去展子因为裙子太长挡视线没看见台阶把脚崴了。疼死我了。
然后照相的时候一个小哥哥一边照我一边说:哇啊这个小姐姐太特么好看了。
可是他并不知道我是如何一边拖着残疾的腿一边配合他拍照的。

全是神仙!
你们一定要看!
帮k
虽然我k了没啥卵用

谢衔:

列表除了我都是神仙!爆灯!

歼-20战斗人员:

二宣:#邱蔡恋爱循环产粮活动#
#又名8012年快穿之国庆八天乐#
背景:邱蔡各为武当手游公司的程序员,邱居新想利用自己新开发,萧居棠编剧的全息恋爱游戏追蔡师兄,不料却手抖点进了隔壁蝙蝠岛放送的鬼畜游戏八天乐活动,需要经历八天的故事游历才能够回到原来世界,邱邱的漫漫告白路将会如何呢?
国庆八天期间,将会给大家连续放上八篇来讲述这个故事!
明天就要开始了请大家多多支持!!
小天使们都来围观鸭!
求评论求转发.jpg
第一棒 @抠手画脚乌鸦
第二棒 @✧
第三棒 @歼-20战斗人员
第四棒 @大豆豆啊
第五棒 @谢衔
第六棒 @不羡春风只羡君_以后只能周更emm
第七棒 @水风空解
第八棒  @沈言兮
明天起联文都发在邱蔡国庆八天乐的tag里,大家戳tag找就好啦!
大家多多关照啦!

【邱蔡】往事酒 1

实验文的完整第一章
非典型赛博朋克 有一、、水吧
——————————————————————
01
雪是冷的。
纠缠着刺骨的寒意,把淡漠融在心底。
“先生,”来者摘下了白色的手套,“您真的…要这样?”
那人淡淡一笑,雪花跌进了长衫,染进了白发,“为了他,我必须这样。”
“创造这里,毁灭这里。”
“让这些人活着,让这些人死亡。”

雪依旧下着。
 

虚幻的红光映着蓝色电流,终于将这城点燃。
是夜。
街旁灰白的灯箱闪了几下便熄灭了。
齿轮转动着,与电流相碰,滋滋啦啦地响着。
巨大的虚拟投影在街上游荡,钢铁巨兽奔驰而过,穿过投影,拉出一串近乎是幻觉的车影。
蔡居诚斜靠着被年轻的反叛者涂抹上各种夸张文字的高墙,点着了一根烟。
他看着鲜红的“反乌托邦!”“WORLD PEACE”“无!政府!”“推倒高墙”和“为了自由”,勾唇,吐出一口白雾,抖了抖烟灰。
多讽刺。
他们从出生以前就被安排好了命运,从生到死。
被他人掌控,毫无自由。
冰冷的蓝光在蔡居诚指尖旁跳动,顺着墙壁向远处散开,蔓延到了整个城市边缘的围墙上,调节着季节的变化——大寒流曾经让季节紊乱。
他缩紧了领口,将烟头连带着脚下的爬虫一起碾进了泥土里。
他吹了个口哨,伸手丢了点什么,再向前走去,逐渐与黑暗融为一体。
酒鬼踉踉跄跄得朝虚拟投影伸手。钢铁巨兽依旧轰鸣着飞驰着。
齿轮转动,与一股股电流纠缠。
伴随着“轰”的一声,这座城市的第一道高强被炸出一个洞。
橘红的、刺目的火星溅落,最后消失在了被激起的灰尘里。
蔡居诚轻笑,抬头向空中悬浮的航控器竖了个中指。

criminal justice circle.

航控中心指挥室。
无数电波汇聚,分流,最后消散。
分屏器上是数不胜数的黑暗,只有几个航控器传回了彩色的波频,却又无一例外的是那些交错着滴血的字母。
“criminal justice circle”。
哥特式的诡异与暗红的颜色缠绕,平添几分寒意。
“室长,主脑被[虫洞]攻击,目前陷入崩溃,浅层思维无法正常维系指挥系统运转。”白衣男人看着眼前的数据代码和停滞的主脑,“请求暂停监控。”
“蠢货,闭嘴。”女人通过通讯仪幻化出三维影像,“邱长官,您看?”
“嗯?”邱居新瞥了一眼白衣男人,“重启系统。”
弧光涌入主脑,万千电流逆转了方向,形成漩涡,再向支路的神经末梢系统奔去。
邱居新在聚光中感觉到自己仿佛正在被吞噬。
他身体里似乎有什么遗失了。
他可能忘记了一些事情。

蔡居诚拉低了帽檐,将手抵在门口的显示器上,推开了门。
熟悉的、简约的房间。
简约到了近乎空荡。
“他就这审美,”微抿嘴角,蔡居诚往巨大的纯白座椅里一瘫,伸手摸了摸兜,却发现早就没了烟。
“啧,扫兴。”
抬头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墙,蔡居诚忽然意识到这里已经不是他的家了。
那张合影不见了。
究竟在他离开去策划这次爆破的期间,发生了多少他不清楚的事情?
冰冷的枪口抵着蔡居诚的脖颈,他知道,下一秒迎接他的将会是什么。
邱居新的贯用手段。
离子交换射线。
在不破坏他大脑神经源的情况下,使他处于濒死状态。
“呵,邱居新,胆子大了啊,”蔡居诚冷笑着举起手,又瞬间与这屋中的事物融为一体。
他在邱居新面前消失了。
下一瞬,他卸掉了邱居新的枪,出现在了邱居新背后,“都敢拿枪指着我了?嗯?”
“你还是消停会儿吧,”蔡居诚撇了撇嘴,“就你那点计俩,你师兄又不是傻子。”
邱居新只冷冷的转过身,盯着他,却半晌也没有想起眼前之人是谁。
蔡居诚见他迟钝了几秒,就凑上前去,扯着他的上衣衣领,暴躁的用双唇扳开他的嘴唇,舌头灵巧的挑逗着津液在他的口中游荡,末了再不轻不重地要在他的下唇上,留下了浅浅的牙印。
“嗯?”
“还敢不敢了,邱居新,”蔡居诚小声嘀咕着,强硬的挤进邱居新的怀抱,“不亲我不抱我还拿枪指着我。”
他闭上了眼,“混蛋,我才只走了一个月。”
邱居新只僵硬着,不知该怎样是好。
他不曾记得自己认识这个人。

玻璃显示器外的夜空依旧灰暗。
巨大的投影经过窗前,掩盖住了城市中交错的红色光源与蓝色灯火。
传送带依旧运转。
破旧的电线上的绝缘外皮已经老化,蹿出几点花火。
夜深了。

 ——————————————————————
生物物理常识请忽略
邱邱被洗脑了忘了蔡蔡。
接下来就是他俩及其有意思的相处了。
嗯。

始终无法触及心中的那束月光。
无法描述的情绪,写不出来的画面,笔力难到的深刻。我可能,到达不了那个终点了。一次次让自己失望,也让别人失望。

跟风玩一波。
限定邱蔡
不截止了。

据嫌疑人邱居嗯回应称他的犯罪动机源于被害人蔡居某的一句话。

宝贝儿们中秋快乐鸭!
丑的吓死你们

我觉得他是个大傻子
这种“我喜欢你”的暗示多明显啊!
发红包就得了
还给我发了个52.1

【邱蔡】月饼呢

中秋月饼 甜 无脑小甜饼 OOC 大邱小蔡
————————————
01
邱居新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师兄、道侣——蔡居诚——变小了。
嗯,好可爱。

看着小粉团子的睡颜,邱居新轻轻在粉雕玉琢的小脸上亲了一口。
结果一只小手就糊在了他的脸上。

嗯,好可爱。

02
蔡居诚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师弟兼道侣正傻乎乎的看着自己,活像一只二哈看着肉。
嗯?这沙雕是不是真的傻了?
活了几百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怎么今天这么奇怪?
诶,不对,我怎么缩水了?

03
邱居新看着自己缩水了的小师兄,露出了温柔的笑。
“混蛋…”蔡居诚嘟囔着,“明明对我都没这么笑过。哼!”
“师兄吃月饼。”
小蔡居诚结果邱居新的月饼一口一口的吃了起来,“唔到没良心地球居心,还资道似总球给窝次月饼,唔…好次…”

04
事实上,蔡居诚之所以变小也是因为前一天晚上吃的月饼。

05
蔡居诚发现他变成小孩子之后贼想去游乐园。
嗯。
果然是个小孩子吗?

06
想去游乐园的师兄真可爱。
于是邱居新赶紧买了奶嘴婴儿车儿童防晒霜balabala的东西,简直比妈妈还要细心。

07
“邱居新我*你大爷!”

08
小团子骂人也好可爱!
在过山车上自己一个人玩耍的邱居新如此感慨。
蔡·不到一米二·居·不让玩过山车·诚着急的直跺脚。

09
疯玩了半天蔡居诚蔡居诚也累了,要邱居新抱着回家家。

10
邱居新:我师兄怎么能这么可爱?!

11
睡觉觉之前要洗白白!
可是不要邱居新给洗白白!
然鹅蔡居诚自己洗着洗着睡着了。
当邱居新把他从浴缸里拉出来的时候他正咋嘛着嘴说梦话。

12
邱居新把蔡居诚抱在怀里。

13
蔡居诚突然变大了!他变回来了!
没有!穿衣服!

14
“混蛋啊!你别…快……快停下…嗯……”
“这是我最好的中秋礼物。”
“和师兄在一起,再也不分开,每天都是团团圆圆的。”

【邱蔡】小团圆

中秋月饼
————————

天是苍茫的白。

透过窗,望去,远山尽是一片茫然,绘不出轮廓,染不进颜色。
菊花抱香,对着西风与衰草,在萧瑟中孑然独立。
湖畔翘起的檐角和青色的瓦片在这静谧中显得有几分寂寞。
满城秋色。

湖中唯有舟子一芥,人影两三粒与长堤一痕,天地共色,别有景致。

屋中人收回目光,只将一分苦涩安葬。
静室之内,有桌一案,茶一壶,酒一盏,菜数碟。
小童点燃了熏香,一缕苍炱升起,松香久散不去。

“师兄,”他举杯,看着眼前人,“中秋了。”
“邱居新,”那人勾唇笑了笑,“你倒也知道今儿个是中秋。”
“居新自是知道,”邱居新闻言掩去眼中的情绪,“居新…想师兄的月饼了。”
难掩嫌弃,他的师兄撇了撇嘴,“我蔡居诚做的月饼又岂是谁都能吃到的?”
可话虽如此,蔡居诚到底还是把他带着的红木食盒拿了过来。
而打开赫然是三两块冰皮月饼。
“呶,”指了指月饼,“红豆沙的。”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师兄…”猛然抬头,仿佛以往的苦涩皆是过眼云烟。

只可惜,梦里不知身是客。

邱居新抬头看着蔡居诚淡漠的宛如琉璃般的双眸,“师兄…”

“闭嘴。”蔡居诚抬手,端起茶杯,“不知春,你不喝?”

“嗯。”
滚烫的酒入喉,邱居新闭了眼。

月已圆。
邱居新轻轻的吻在了蔡居诚的脸上。

茶已凉。








——————————
话外:
也许还有一句“
梦未醒。”

【邱蔡】记一次摄影

pwp纯车
军装+鞭+微s.
400fo的福利写的不如意所以这是补偿400fo福利
点我看无剧情纯肉  诚信保障   很刺激

题外话:
@一瓶浑水 谢谢小姐姐帮我打这个文的前半段!比心心!biu——
然后我们班一个男孩子(之前从来都没接触过这种东西…)一把抢过我的手稿,看了一遍跟我说写的特别好特别刺激,然后又看了好几遍…
他还说让我给他写个前传或者后续
我:????你是假的直男吧

天上的嗯嗯不说话,
地上的蔡蔡想日他,
忽然想起师父的话,
他比你厉害你日不了他。

我这两天要开一辆车。

你们愿意看我开车么…
被lof气到无语
🌚

【邱蔡】粉墨登场·玖

民国 军人邱x戏子蔡
h01 h02  h03(车)  h04  h05  h06(肉渣)
h07(车)   h08
————————

09
雨声潺潺,夜色阑珊。
蔡居诚吻着邱居新的嘴唇,插在发间的手指微微颤抖,看着邱居新的黑发从他指缝中溜走,仿佛从未被他把握住一样。
他轻轻下来,提着鞋,慢慢走到窗边,轻轻开口,哼着:“咿呀……依孤来看,今日是你我分别之日了.....”
眼泪顺着脸颊滑落。
本来的男声哽咽着,再也唱不下去。
温热的鼻息喷吐在脖颈上,垂落在肩上的碎发被一并拂去,紧紧地被邱居新圈在怀里,蔡居诚闭了眼,眷恋着最后一分温暖。
“醒了?”他企图牵起一抹笑意,却最终被重重的鼻音取代。
“醒了。”邱居新不动声色地把人往怀里箍了又箍,“明天,你带我同去。”
“你!”蔡居诚猛地转身,“你还嫌不够乱?”
昏暗的灯影摇曳,窗外雨声依旧。
蔡居诚眼眶通红,青丝凌乱,泛白的嘴唇被咬得带上了几分血色,惹得邱居新平添几分心疼。
“我不知道郑居和如何与蔡枫说的,既是师兄假意投降,又怎能不带点礼物?”邱居新摩擦着蔡居诚的脸,吻去了点点泪迹,“师兄……”
“混蛋!”扯着邱居新的衣领,蔡居诚尖利地吼着,“你给我滚!“
“我舍不得师兄走,”微垂眼帘,邱居新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委屈。
蔡居诚又好气又好笑,脸上还挂着泪痕:“小兔崽子……”
邱居新笑着亲吻蔡居诚的眉眼,顺着骨架,一路吻过鼻尖···,嘴唇和下颚,“师兄,我同你一起。”
“好了伤疤忘了疼,”蔡居诚嗔怪地说,作势装作推开邱居新,“上次在医院里躺了多久?”
“只要有师兄,我怎样都行。”
“混蛋!我还等着你陪我……呢。”蔡居诚小声嘀咕着,握住了邱居新的手,与他十指相扣。
自邱居新入院以来,革命军连连伪装败退,为将蔡居诚送入敌后制造情报“被泄露”给“叛徒”郑居和的假象,力图争取他日蔡居诚于敌方刺杀蔡枫,结束战争的机会。
然而这何尝不是殊死一搏呢?
可人们早厌恶了战火连天,他们只想求得一个安稳,求得一场不用醒的长梦。

北平,蔡府。
云烟遮着太阳,蔡枫背着手,背对着蔡居诚。
“你说,你给我带了一份大礼?”
“呵,”蔡居诚昂起头,眼中带着桀骜与睥睨,“防势信息、军事情报,这都只是开胃菜,真正的大礼嘛……”
“嗯?”
“带上来。”微抿朱唇,蔡居诚勾勾手指,闻声跑上来几个士兵,他们押着一个人,那人神情冷漠却面如死灰。
“还不跪下?”蔡居诚挑了挑眉,“邱居新,我让你也尝尝为人牛马的低贱,当年你勾结点香阁……”
还没等蔡居诚说完,蔡枫就猛地转身:“你……!”
蔡居诚没有言语。
“我原以为师兄爱我……”邱居新看着似笑非笑的人,“原来也只是逢场作戏。”
“呵,”蔡居诚没有理睬他,“让他跪下。”
士兵踢着邱居新的膝盖,骨骼撞击石板的声音此刻分外鲜明。
这一跪就将半生跪入尘泥。

——————
题外:
蔡蔡嗯嗯是演戏 他俩没事的
影帝飙戏了解一下
是he
下一章监禁play.